没有

头像是美丽麦纸的米萨!@垃圾垃圾垃圾垃圾 疯狂赞美您!!!

Shady Relations(2)

今天的故事是真事,如有雷同,那么你可能是我同学

传送门:1

——————————————————————————————

二、


(1)小姐姐


社团里一个巨好看的小姐姐请中二去看漫展。


然后这家伙就移情别恋,整天逢人就炫耀他终于也撞上桃花了。


非酋没理他,继续补美术作业的纸花,他做的小菊花在“丑”这个领域有特别建树,被身为“副美术课代表”的中二嘲讽了一番。一直到中二走出班级,他魔性的笑声还萦绕在班里。


非酋气得把纸花插在班级放跳绳的饮料纸箱瓦楞板的洞里,重新做起。


我也没理他,实际上小姐姐把全社的社员都请了一遍什么的我才不会说呢。


 

然后当天下午,中二一如既往地去天台发中二后一脸沮丧地回来。我问他怎么了,他说他看到小姐姐和九班的大佬在天台上聊天聊得很欢。


九班大佬是教中二开车的那个老司机,车技之娴熟,人人拍手叫好。自从上回五四节被我们逼着穿了女装跳舞,就成了全社最美的小姐姐,成功踢掉现在在初三的qx(圈名缩写)成为新代社花。(我们当时初二)


我就安慰中二说,人家这是两个小姐姐在天台上开茶话会,你吃个鸡毛的醋。然后这不孝孙还不领情,质问我说你是不是早知道了。


我就说我知道个毛,你偷偷画人家小姐姐的本子你还指望人家喜欢你。


他红着脸一拍桌子说他已经把名字擦掉了,我还想怎么样。


我就回他有些东西是无法抹除的,不管时间如何流逝,它永远都在那里。


“你别说了,我愧疚。”他跑出去了。


然后我一回头,看见非酋意味深长地看着我。


 

完了,欺负别人老婆被发现了。


 

中二过了一会儿回来,脸色更臭了。他非常难过地告诉我,小姐姐把全社的人都请了一遍。


啊,原来你不知道啊,那我心疼你哦。


然后他一整节政治课都趴在桌子上,一言不发。


非酋问我他怎么了。


我回答说:“哦,没什么。失恋了而已。”

 


我们学校以前是师大的生物系所在地,各种花草在春夏两季争奇斗艳。其中有一种开白花的植物,味道甜得发腻,风一吹,头皮屑似的小花漫天飞舞。那天,我看见中二独自一人在那花下思考人生,“头皮屑”落了满头。


我走到他旁边,闻到那种花开的味道,骂了一句:“靠,什么味道这么恶心。”


中二淡淡地说了一句:“爱情。”



————————————————————————————

这回是个连续故事

中二破碎的“初恋”


下一周更新后续

下一篇

评论

© 甘荼今天肝图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