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画手+咸鱼文手甘荼祝您身体健康

【数字松】雨男

01.

雨季快要到了。

下过几场雨,空气已经变得很潮湿,这个雨城的冬天似乎不好过。桌子上刚刚摆放整齐的书籍在搬运途中就已经有些受潮,白色的书页弯曲成和缓的波浪线。音乐播放器里的音乐萦绕在湿冷的空气中,模糊不清。

几个月内一直都会是这样的雨天……吗?一松看了一眼他的书。看来有必要买一个防潮柜,他想。

记者的生活没有其他人想象中的那么忙碌,否则无法解释杂志社边的酒吧为什么总是人满为患。作为刚刚调任到陌生城市的记者,一松其实应该多去此类的社交场所拓展人脉才对。但是我们不善交际的记者新人并不喜欢这样热闹的地方,对喝酒也不感兴趣。他只是在自己小小的公寓房间里写着他的专访。

谁也不知道一松是怎么约到著名作家十四先生的专访的。

这个大作家从不露面,只能通过社交软件联系到他。而且据说是个很跳脱的人,连和他交谈都很费劲。而一松作为一个新人记者,竟然接到了大作家的专访,这着实让人大跌眼镜,杂志社也曾经通过社交软件和十四先生沟通,询问是否能够更换记者人选,但是被拒绝了。

“我在社交软件上和他交流过了,我们很聊得来呢。”那位怪异的作家这样说,然后发来了奇怪的表情包。

于是一松就被调到了十四先生住宅所在的城市。

一个阴雨绵绵的城市。

雨渐渐大了起来,窗外城市夜晚星星点点的灯火被雨幕晕染出了一片浅浅的光晕,在漆黑的夜里倔强地发着光。台灯暖黄的光线给青年柔和的脸部线条描画上一圈金色光晕。他把自己的才智尽情挥洒于食指的飞速交替之中。澄澈的瞳孔里倒映着的图像随着钟表的秒针一起飞快地更替。

一松从小就不是一个善于交际的人,只有写出文章时才能够多少表达自己的心意。白纸是他的面具,铅字是他的武器,在这层伪装之下,他可以任性而为,想笑就笑,想哭就哭,表达出自己的真实所想,没有人会笑话他。十四先生大概也像自己一样,是个不善于表达的人吧。所以才会热衷于在伪装下扮演各种各样的人。

人前笑容满面的人,在人后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谁都不知道。

一松写完稿子,伸了一个懒腰。

已经是深夜了,雨也停了,一松的肚子准确地和十二点的报时闹钟同时响起。他打算出门买点宵夜。

他的合租室友估计是睡下了,隔壁的房间门下边没有渗出灯光。一松心想糟糕,自己的伞还在阳台上,但是夜深人静再去穿过别人的房间到阳台拿伞好像有些不妥。他看了看窗外,雨已经停了,面包店就在楼下,淡淡的灯光从门口漫溢而出。

只是出去一会儿,应该不会下雨吧,而且这么近的距离,就算淋雨回来也不会怎么样,一松想着,轻手轻脚地带好东西出了门。






————————————————————

一边听着amazarashi的雨男一边马下来的,只是把自己听这首歌的感觉代进去就觉得十分带感,秋田桑不愧我男神

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数字完还会有材木和速度

十四一还是一十四我自己也不知道,我个人大概倾向于十四一十四?

周更的初二狗无所畏惧



评论(3)
热度(13)

© 会吐痰的小张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