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画手+咸鱼文手甘荼祝您身体健康

【数字松】雨男

03.
一松脑子里一片空白,不知所措地说了一声谢谢后好久才反应过来。

“那个,一杯牛奶多少钱?”

“我都说了不要钱的啊。”十四松鼓着腮帮子,“我送你的。”

“送……我?”青年瞪大了眼睛,驼着的背稍微直了一直。“为什么?”

“因为你很可爱啊,哈哈,这样真的好像猫呢。”十四松笑了起来,眯着眼睛望向玻璃幕墙外的雨幕,“不过猫咪好像不能喝牛奶呢。”

雨下得越来越大了,窗外远处的景物都已模糊不清,像是被顽皮的孩子抹过的风景素描。唯一的色彩就是在暴风骤雨中浮沉的绿色长柄伞。此刻,那个撑伞的人正狂奔过来。

戴着眼镜的男人像是费了好大力气才到了这里。他跑进屋檐下,收了伞,对十四松尴尬地一笑。他身上的衣服基本全湿了,刘海也湿淋淋地贴在光洁的额头上。

来者看上去是个很礼貌的人。他在屋檐下不停地拍打身上的西服,尽力把水都清理干净不会往下滴了,这才走到门口,把皮鞋地在地毯上蹭了蹭,走进门来。

“晚上好啊,轻松编辑。”十四松和他打招呼。

“晚上好。”轻松把伞塞进伞套里。

“店长买的烘干机今天刚刚到货,你可以去试试哦。”十四松说。

“那真是太好了,我本来以为今天雨不会下得那么大呢,看来明天要带上雨衣了。”轻松笑着转过头来,“诶?今天我不是第一个啊。”

“啊……晚上好,轻松编辑。我是新调来的一松。”

轻松编辑是隶属于杂志社的日报社里的编辑长。一松也听说过这个名字。据说是个狂热的追星族,一走近编辑部就能根据墙上的巨幅海报认出他的办公桌。各类吐槽一针见血,但是是个彻彻底底的处男,一见到妹子就会不知所措的那种。从刚刚的表现还能看出有点强迫症……一松沉默。自己的交际圈里真是什么人都有。

“原来是一松啊,做记者可要多出来跑跑哦,来到新城市一个人也不认识就糟糕了。”轻松推推眼镜,“就算做专访也不要忘记去你们杂志社大楼走走认识认识同事。这种点出来除了日报社的编辑谁都不会遇到的哦。”

“专访?”十四松好奇地探过头来。“原来你是记者啊。”

轻松的声音从门口烘干机里传来,有些模糊:“是啊,只是一个新记者就接到了大作家十四先生的专访,前途无量呢。”

“哈哈哈哈,十四松的专访。”

“不是十四松,是十四先生哦。”轻松说,“我改过别的记者采访他的稿子,他比你古怪多了。”

十四松咧嘴笑得更开心了,“原来还有比我还奇怪的人啊。”

一松坐在位置上,静静地看着这两人说相声。窗外的雨还在下,但是偶尔来这里坐一坐好像也不错。



———————————————————

要语文考试了来更文我心也挺大的

事情好多,黑板报,海报,社团表演全部凑一块了

只想当咸鱼

评论(2)
热度(11)

© 会吐痰的小张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