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画手+咸鱼文手甘荼祝您身体健康

【数字松】雨男

04.

“啊呀,睡着了呢。”十四松一回头,一松一只手握着那个空空的牛奶杯子,头已经趴了下去。

“走专访可是很累的呢。”轻松应了一声。“还是给那个跳脱的作家。”

编辑们的工作差不多也都完成了,面包店里的人已经多了起来。熟识的编辑们互相打趣,越发显出在角落小憩的记者的孤独。

孤独是没有人陪伴你。十四松想起这样一句话。

“那个……”有人叫住他。

“怎么了?”十四松笑着回答。

“那位客人还用餐吗?”来人指了指一松,“没有位置了。”

十四松的日常对话之一。十四松没有说话,放轻脚步走了过去。员工休息室里有一张沙发。

一松睡得很熟,乱蓬蓬的头发几乎遮住眼睛,也难得这么吵闹的环境没有把他吵醒。

十四松轻轻地把他抱起来。这种事情十四松已经干了好几遍了,编辑是个消耗精力的职业,在店里吃着吃着聊着聊着不知不觉也就睡着了。每个月总有那么一两个人会因为位置不够被他抱到休息室里。

到底是员工休息室还是客人休息室啊。轻松不止一次对他吐槽。

休息室里很安静,白炽灯在头顶安静地亮着,角落里随意堆放的小说和成人杂志有的还没有合上,旁边有一袋没吃完的薯片。不知怎的,这种环境让人有一种特殊的安心感。

一松蜷在沙发里,看起来并没有被十四松的动作弄醒。十四松也已经听腻了编辑们百年不变的段子,仅有的那几个女编辑也早已经看了个七七八八了,于是就没有和编辑们继续说那些没有营养的废话,打算就这样窝在休息室里。大家都已经很熟,就算十四松不在,逃单这样的事情也不会发生。

背景音乐和外边是同步的,十四松坐在沙发旁边,跟着旋律轻轻地哼唱着。

“うな垂れて覗き込む水溜り 映り込む相変わらずな僕に 苦笑い一つ放り込む 今日も土砂降り…”

白炽灯把他的影子投到地上,那个孤零零的黑色剪影看不出是哭是笑。“如果孤独是没有人陪你,那寂寞是什么呢?”他的腿在空中晃来晃去。

“寂寞是没有人懂你。”

白炽灯高高地照着,地上的影子变成了两个,头发乱糟糟的那个黑影说,“这句我读过。你就是十四先生吧。”

“哈哈,被发现了。”十四松笑了起来,明快的眼睛看着一松,“果然猫咪都很敏锐呢。”

“你不也是夜猫子。”这都说的哪跟哪啊,一松想。

“哈哈哈,所以说我们是一类人啊。”十四松把玩着他的棒球棒。

这话倒是不错。一松笑。


————————————————————

存货没了,所以以后可能是两周三更?

写着写着都忘记自己在写什么了,看了一眼大纲才发现有点拖沓?

因为是第一篇正经的长篇文所以经验不够orz

果然我还是个腊鸡

下一章kara和totti出来友情打酱油(?





评论(6)
热度(8)

© 会吐痰的小张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