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画手+咸鱼文手甘荼祝您身体健康

【王喻】近在咫尺的遥不可及

近在咫尺的遥不可及

01.

穿着囚服的男人神色自若地坐在墙角闭目养神,听到钥匙在锁孔里的轻微撞击声后微睁开双眼。

牢房的窗口透进微弱的光芒,空气中的灰尘由于空气流速的改变在浅金色的光晕里上下翻飞。

光从开启的门口涌进来,穿着军装的男人对上囚犯笑吟吟的眼神,一时间皱起了眉。

“喻文州。”

“在。”囚犯站起身,“快到我了?”

“嗯。”穿着军装的男人关上门,“我想再和你说几句话。”

02.

“哦?”喻文州微笑着,“说什么?”

对面的男人站在门口没动,阳光从小小的窗口投射进来,照在男人右面稍靠前方一点的墙上,而他的面部却是隐没在阴影中看不真切。

“今天下午由我负责行刑。”

男人的声音在空荡的房间里振动着,反射着,轻微地震颤着窗户上的铁栏杆和人类敏感的神经末梢。

喻文州那里传来衣料摩擦和铁链碰撞的声音,看样子是又坐了下来。

“然后呢?行刑官王杰希先生?”

03.

囚室里的气氛有些尴尬,王杰希几次想开口,又都沉默了。

“你要放跑我?”喻文州玩着脚踝的铁链,叮叮当当地发出声响。

“不可能。”王杰希说。“因为是我,所以,就算是你也不行。”

喻文州轻笑一声,捏捏鼻梁,“我也就随便一说。国家利益高于一切,哈?”

“退一万步讲,就算我有心放跑你,你也走不了。”王杰希顿了顿,“现场有十几把枪,你会被瞬间打成筛子。所以如果想死得痛快点的话,就安分点。你跑不掉的。”

王杰希说着,向前走了一步。阳光把铁栏杆的阴影投到他脸上,一道又一道。男人晶亮的眼睛盈着暖黄的温柔光影,军装包裹下凌厉的身体线条被描上一层金边,整个人散发出一种坚决的气场。

不过,逃不掉的,到底是谁呢?

04.

这种坚决与强势,喻文州早见识过了。王杰希像精致包装后的家酿葡萄酒,看上去生人勿近,实则温醇柔和。虽然初入口时没什么感觉,但年月长了,也就离不开了。

你逃不掉的。

喻文州站起身来。

“这话你早就说过了。”他温和地笑着,迈着伤痕累累的双腿走向王杰希,尽管脚踝处的疼痛一直翻滚着,他依然保持着谈判场上的那份气度。“那还是恳请王杰希先生不要像那天那样粗暴了,我很怕疼的。”

05.

一切都与那天十分相像,无论是生硬表态的王杰希还是始终保持着微笑的喻文州。

墙上的影子逐渐靠近,然后纠缠在一起。小小的空间里深情的拥吻,仿佛让两人又回到那个甜蜜的梦里。

而那个梦在喻文州间谍身份暴露的那天猛然破碎。

“你到底把我当什么?”王杰希曾经面无表情地质问喻文州。

后者在沉思几秒后收起了那个略带揶揄的喻氏笑容。

“我把你当王杰希,而不是王不留行。所以,”他又笑起来,“也请您把我当作喻文州,而不是索克萨尔。”

06.

前线连连传来战胜的捷报,本就不如我国的敌方站力在失去情报来源后一溃千里。

王杰希知道喻文州心里不会好受,但是他脸上依然挂着万年不变的微笑。即使是现在,在刑场上,也是如此。

“还有什么想说的吗?”王杰希大声问。

喻文州笑着,在一个笔记本上写下一行字。然后向王杰希点头示意。

“开枪吧。”他不卑不亢。

07.

笔记本上写的字是:

王不留行杀死的是索克萨尔,不是喻文州。

08.

王不留行觉得这话不大准确,因为那天一同被枪弹杀死的还有王杰希。

09.

我的愿望是和你一同去死。

但我的责任不允许。








——————————————————

最后一句话也忘记是在哪里看见的了。灵感来源啊灵感来源。

感觉这两个人特别适合战争paro

所以这周的雨男就不更了(^L ^)

其实是偷懒


评论(9)
热度(34)

© 会吐痰的小张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