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画手+咸鱼文手甘荼祝您身体健康

【数字松】雨男

06.

空松和椴松很快就和一松混熟了。他们都是很善解人意,情商特高的类型,聊起天来毫不费劲,触及到尴尬的话题时也会知趣地停下。

一松没有那么闭塞,在能够聊起来的朋友面前也就放开来了。几个人打打闹闹,互相熟悉起来。

椴松是个有点女孩子气的大学生,女性朋友也很多。每天早上五点到七点在学校对面的面包店里打工,然后回去上课。早上店里有很多女学生,椴松随便找一个都能聊得好好的。颇有人生赢家的气概。

空松也会在这个时段站在门口唱歌。他唱的歌曲大多有些中二,但又是女学生喜欢的调调,因而每天上午都能收获一片尖叫。空松性格很细心也很温柔,能注意到很多细节。理应会是个很适合一松的朋友。但不知道为什么,一松和他不对付。是这种无微不至的夸张关怀让人感觉有些虚伪吗?还是他与年少时的自己想要成为的众人焦点形象正好重合?一松心里有个答案,但是不好意思承认。

十四松这个时候一般不在,或许是在写东西吧。一松总能在起床的时候看见十四先生的更新。有时是小说,有时是社交软件动态。

一松是十四先生的真爱粉,他的每一条社交平台动态都有认真去关注查看过。也许正因为此被十四先生相中为专访的记者?答案不得而知。

一松的作息时间是很规律和健康的,之前为了专访而改变的与十四先生同步的作息时间随着两人的熟识也变更了回来。反正交谈的时间有的是,两人更中意在精力充沛的时候找一家咖啡馆或者随便在街边的长椅上促膝长谈。

平日里有空,一松也不去杂志社大楼里,而是拿着相机在小城的街头游荡,走遍各种生僻小巷,如果迷路了也没什么关系,打出租车回去就好。在雨中的街头上透过那一层层迷茫的雾气观察各种各样的人的行动,对一松而言是件很有趣的事。

几周就这样慢慢过去。

虽说这个城市终年多雨,但春天的雨下得不大,洋洋洒洒的雨滴触感轻柔,总是还没反应过来,身前的衣裳就已经润湿一片。矮树的枝头开着不知名的小花,晶润的雨珠挂在花瓣上,掩映着层层叠叠的枝干。

这条小巷,一松还从来没有走过。

石板小径上坑坑洼洼的凹凼里蓄着一点一点的水,在灯光下闪闪发光。渐渐清晰起来的节奏感十足的音乐震颤着耳膜,把爬满藤蔓的花墙上打上的灯光色彩的边界搅得模糊不清。

僻静小巷的尽头,有一家不知是咖啡厅还是酒吧的店铺。

门口的LED大写字母“SOS”透着花花绿绿的滑稽光芒,地上也用投影打着夸张的手写体英文字母。

也许是出于好奇,一松推开刻满各种奇怪花纹的木门走了进去。门口悬挂着的一个形状诡异的风铃发出奇怪的声响,像是弹性很好的金属球在地上弹起又在空中振动的声音。

墙上挂着意义不明的绘画,明艳的色调和昏暗的灯光格格不入。

“欢迎光临。”

——————————————————

今天老韩生日(?

然而我并没有贺文

我按时更新了快夸我






评论(1)
热度(6)

© 会吐痰的小张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