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画手+咸鱼文手甘荼祝您身体健康

【松】雨男

07.

从摆放着各式各样奇形怪状的装饰品的柜台后面探出一个脑袋。

“啊呀啊呀,真是少见的新面孔呢,你好,我是小松。”那个打着耳钉的男人呲着牙笑着。

“我是一松。……这里是?”

“欢迎来到SOS,咖啡厅兼酒吧兼杂货铺兼牢骚屋。”小松笑着。

小松的笑容和十四松毫不一样,虽然两人都是成天笑容满面的样子,但是十四松笑得更加温柔,而小松的笑容里有一丝揶揄的意味。长发在脑后扎成一束马尾,耳朵上黑色的耳钉泛着黯淡的光。看上去就像是哪个高中跑出来的不良少年。

“来杯水先。”他笑着把一个印着玛丽莲梦露头像的马克杯倒满水。“坐哪?”

一松在吧台最靠里的角落坐下,接过马克杯,说了声谢谢。

这家小店没有什么顾客,虽然陆陆续续来了几个人,但是小松还是闲得很,有一句没一句地和一松扯皮。刚刚还在讲天南海北,人生沉浮,现在就又扯到街角新开的小钢珠店去了。一松不是很喜欢酒吧,也不喜欢喝酒。但是小松这个家伙还挺有趣的,他也就在这里继续坐着。

一松毕竟是个记者,从谈话和其他人的调侃中,很轻松地就把小松的情况猜了个七七八八。

小松是个富二代,父亲是个大公司的社长,腰缠万贯,家里的钱够装满好几个标准游泳池的。大富大贵之家自然诸事不愁,所以也就任着儿子胡闹,这才有了SOS。小店里接待的大多是些落魄大叔或是职场碰壁的年轻人。有需求要借钱的,小松也出手阔绰,有求必应,然后大手一挥,意思是反正咱是哥们,你爱什么时候还什么时候还,还不了也无所谓。

夜已经挺深了,玛丽莲梦露头像的马克杯空了又满,满了又空,一松这才发现这是个感温的变色杯。

“怎么样,是不是感觉用这个杯子喝东西特别好喝?”小松冲他挤眉弄眼,“今天我心情好,你把这个杯子买下来,今天就随便喝,我算你免费。”

一松愣了一下,然后一笑。至少在他的理解中,那个算是笑容。

“多少?”

“一张每天都不会空的椅子。”小松笑得很好看,“成交?”

“成交。”现在那个笑意才算得上是明确。

小松咧开嘴,从身后拿出几个酒瓶,在空中变着花样地抛着,眼花缭乱。然后在一个透明杯子里倒上挑好了的酒。紫色渐变的酒液看起来赏心悦目。

“叫什么名字好呢?”小松挠着头,“深巷里的猫咪,怎么样?”他对一松挤挤眼睛。



———————————————————

斟酌了一下把标题里的“数字”去掉了,这篇可能会变成一篇长文,但是cp向不变,依然是数字,材木,速度

tag会打上出现的人物

oso总算出来了,这几天沉迷ut,无心马文

有没有大佬告诉我怎么加链接……

评论
热度(4)

© 会吐痰的小张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