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画手+咸鱼文手甘荼祝您身体健康

【数字松】雨男

08.

门被一个男人推开,后者皱着眉看着吱哇乱响的风铃没好气地说:“我说小松,你怎么还没有把这个鬼东西换掉。嗡嗡的吵死了。”

小松做了个鬼脸,装作没有听见,转身从木柜子里拿出瓶瓶罐罐倒在一个印着桥本喵的马克杯里。

“轻松……编辑?”一松看了好一会儿才认出来人。就算他的想象力再丰富,也没办法把轻松编辑和小松联系起来。

而且那个猫耳马克杯怎么看都很诡异……

“阿拉,一松?”轻松看起来一样吃惊。“你怎么会在这种地方?和这种人混在一起灵魂会腐烂的哦。”

“真是无情啊,cherry松。”小松哭丧着脸,做出一副很可怜的样子。“在我这里得到救赎的灵魂也不少啊。”

轻松用沉默对他表示不屑。然后在一松身边坐下。

“你自己不也混在这里……”小松翻了个白眼,给轻松递上一杯果味啤酒样子的饮品。

嘈杂的人声混杂在摇滚乐团新单曲的调子里,声音奇怪的门铃偶尔随着新来的客人推门进店而嗡嗡地叫嚣,意外地给人温馨的感觉。

墙上的钟机械地走着,几个小时随着秒针的步伐飞逝而去。

一松在怂恿下把那杯所谓的特制鸡尾酒喝完,发现那是用葡萄汽水调过的,没什么酒味,但因为不爱喝酒,也没再要。

“一松,只喝这么一点点太狡猾了。起码也要再来一杯嘛!”轻松比了个脸盆那么大的“一杯”。他看样子是喝醉了,脸涨得通红,皱着眉头用威胁性的眼光看着一松。

“暴君cherry,可怕不?”小松幸灾乐祸地挤眉弄眼。

灵魂会腐烂啊。是啊,一松总算知道这话什么意思了。

“小松,给我……呃……”一松试探着开口,一边斜眼观察着一旁的轻松。“来杯……牛奶吧。”

为什么是牛奶?一松说完,自己愣了一下。自己一直最爱喝的,不是胡椒博士吗?



十四松在阁楼上打着字,听到闹铃响后伸了个懒腰,把文档里的一段内容复制,然后粘贴发布。

更新完了,该去上班了。

雨下得挺大,但是街边的宵夜店里依然人头济济,空气中弥漫着酒精和烧烤的味道。撑着伞的学生们三三两两地在人行道上漫步,打打闹闹。

晚上十点,十四松准时到店里和上一班换岗,整理完卫生之后,拿起球棒做起了挥棒练习。

不知怎的,他心里涌起一股莫名的期待,期待着某个曾在角落凝望远方的身影,期待着某个装满的牛奶杯。

虽然雨一直在下,但青年的心却和天气一起燥热起来。

夏天快要到了。


——————————————————

ichi爱喝胡椒博士的情报来自公式书!!

我更新了!
棒不棒!

还有!!

下周因为市质检又要断更了(被打飞



评论
热度(3)

© 会吐痰的小张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