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画手+咸鱼文手甘荼祝您身体健康

【松】雨男

09.

亚热带地区的冬季和春季都模糊不清,自从来到这里,一松对于这里季节的记忆好像就只有连绵不断的雨和指尖的微微凉意。

报社的同事对他很不友善,认识的为数不多的几个好像常还在背后说他的闲言闲语。

“同事们怎么样?”

但是当轻松编辑这样问他的时候,一松也只是点点头,给出一个肯定的回答。小记者拿到大作家的访谈,是人都会觉得奇怪的吧,他想。

所以他依旧在自己房间暗淡的灯光下自写自的。

一松正追踪着近期在sos听见的一个传闻,如果这传闻属实,又将是一个惊天动地的消息。

椴松最近经常不在家,一松也没多在意。他毕竟是个大学生。自己上大学的时候,宿舍受欢迎的几个男生也经常和朋友出去撸串唱k,而像自己这种处于青春边缘暗淡区的家伙只要做好往被窝里填充枕头假装大家都在在睡觉的工作就好了,什么都不要过问,就不会惹上麻烦。

一松的生活事业也都顺风顺水,访谈算是成功为他打响了名声。

自己的实力摆在这里,他们就不会说自己的闲话了吧。我们不谙世事的小记者抱着一种天真的侥幸,尝试改变,努力去融入到同事中。

但嫉妒是个通病,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却只落得一个“假惺惺”的名声。

春季的花朵满怀信心绽放,但却被暴风骤雨击落,腐烂在路旁的水坑里,在暖湿的空气里散发出一种甜腐的味道。

没有理由再翘班的一松一边努力抓住传闻的尾巴,一边清理着不在岗期间积累的工作。作为月刊杂志记者,在周期开始就这么忙,实则少见。到了下班时间,已经是夜里九点半了,夜间的路很黑,雨水源源不断地顺着下坡路流动着,路灯的倒影在积蓄的雨水里闪动,像是星星一样。

耳机里的沙哑男声忘情地歌唱着,震颤着青年敏感的耳膜。

“うな垂れて覗き込む水溜り 映り込む相変わらずな僕に 苦笑い一つ放り込む 今日も土砂降り…”

是在面包店听到的雨男,只是随机播放的歌却莫名地应景。

这里离SOS不远,而且一松也的确有些牢骚要发。他站在十字路口边一家奶茶店的遮雨棚下边犹豫着,左转,回家,右边过街,穿过几条小巷,就是SOS。但是毕竟专访结束,还没有正式确定下一步工作的他也得开始正常上班了,以前那种作息时间看是不能继续了。

“一松?”

一张笑颜从伞沿边浮现,又是久违的欢快语调。

“晚上好,十四松。”



——————————————————

小短篇泡汤,我看看下周能写完就放出来

这篇文到现在大概有一半了,节奏太慢真是对不起,作为新手还是慢慢写个中篇适应吧

本文cp数字速度材木


评论
热度(3)

© 会吐痰的小张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