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画手+咸鱼文手甘荼祝您身体健康

【松】雨男

10.

 

    雨还是下个没完,两个人踏着落满黄色叶片的柏油路走着。

“春终夏萌的时候这种树就开始落叶子,这里一片都是金黄金黄的,”十四松很开心地边走边说着,“然后,到了五月的时候,蓝楹花就开了,虽然说是蓝楹花但是其实是紫色的。那时候,这座城的雨也会停上一两个月,树上,地上都是紫色的花,像云一样,很漂亮哦。”

十四松比划着,像个孩子一样在路上踩出一片水花,手中的黄色雨伞在雨中轻盈地浮动。突然,他像是发现了什么很有趣的东西似的回过头来。

他先是指了指地上,“黄色的,十四松。”然后指了指树上,指了指那即将开出紫色花苞的枝桠,“紫色的,一松。”

一松不知道突然涌上心头的这种感觉是从何而起。牛奶也好,即将开满蓝楹花的夏日街道也好,日常生活中一些司空见惯的小事,瞬间被赋予了温度,被渲染了色彩。

他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十四松。那人依然灿烂地笑着,眼底盈着星点的灯光。伞被他随意地靠在肩膀上,任由微微卷曲的发尾沾上一些闪着金黄光芒的雨珠。

一松往前走了几步。

小时候任由别人欺负自己,但别人有难还是很仗义地出手相助;现在被同事挤兑,但也只是忍气吞声,自己这种垃圾回报社会的方法也就只有忍受火焰的炙烤,然后把光带给别人。虽说有对自己好的家人,但如果自己与他们没有血缘关系,也不会被爱吧?现有的所谓朋友,也只是停留在“能聊的上天”这一层面,真正出了什么大问题,自己也不会去求他们。

但是现在所感受到的这份温暖,是真实的。

爱情这个字眼对于一松来说还很陌生,可他好像领会到那么一点点了。

两个影子渐渐靠近,在雨伞的阴影后交织在一起。

 

轻松在一堆乱七八糟的文稿中间埋头工作着。

今天早上,松野财团主楼楼顶有人跳楼身亡。

“据说是因为拖欠工资,无法维持生计,然后自杀的。”一个新来的编辑拿着自己负责的稿子这样说着,“而且临死前曝光了很多财团高层的丑闻。但是由于缺少证据,而且像是刻意报复一样,所以警方没有深入调查。但是松野集团果然是大财团,一听说出了事,外地就涌过来一堆记者,我大学舍友今天带他女朋友出去,都没有房间了……”

那人还想再说,但话到嘴边又被轻松一个眼刀砍了回去。

“出现了啊,暴君choro。”

编辑部里的人都是一片幸灾乐祸的表情。下了班你和轻松编辑扯淡打屁,爱怎样怎样,但这上班时间还这样就纯属找死。

轻松瞪了办公室里的人一眼,在众人又回归工作之后又继续在提交的稿子上圈点起来。

松野财团……没记错的话,是小松父亲的产业吧。


———————————————————————————

回到主线!

我说今天更新就是今天更新!

写着写着也万字了……

我尽量加油吧

评论
热度(3)

© 会吐痰的小张哥 | Powered by LOFTER